浦口秋水伊人小姐

一赐乐业教

编辑 锁定
中国古代对聚居河南开封犹太人信奉的犹太教的专称。“一赐乐业”是希伯来文,即“以色列”的古音译。
中文名
一赐乐业教
现 称
犹太教
实际名称
以色列
性 质
开封犹太人信奉犹太教的称呼

拼音 编辑

yī cì lè yè jiào [1]

注音 编辑

ㄧ ㄘㄧˋ ㄌㄜˋ ㄧㄜˋ ㄐㄧㄠˋ[1]

条目 编辑

一赐乐业教[1]

引证解释 编辑

古代入居中国的犹太人对其犹太教的专称。“一赐乐业”是希伯来文,即“以色列”的古音译。其教传入中国的年代,一说在五代后汉 (947-950年);一说在金世宗大定三年(1163年),并在开封府建犹太寺。 明弘治二年《重建清真寺记》:“夫 一赐乐业 立教祖师阿无罗汉,乃 盘古阿躭十九代孙也。” 明正德七年《尊崇道经寺记》:“至於
台儿庄清真寺 台儿庄清真寺
一赐乐业教,始祖阿躭 ,本出天竺西域 。”参阅陈垣《开封一赐乐业教考》、 潘光旦《中国境内犹太人的若干历史问题》。[1]

简介 编辑

一赐乐业教一即是指天帝上帝,一赐乐业之地便是神赐予的安居乐业之地、神赐给的乐土,即以色列,同
犹太人后裔在赵祖方屋前合影 犹太人后裔在赵祖方屋前合影
时也是传说中犹太人祖先雅各的别名以色列的另译。一说取意于明代对“凡归其化者,皆赐地以安居乐业之乡,诚一视同仁之心也”。初来有17姓,2500余人。从其经卷文字书法,以及日常生活用语的波斯语影响看,他们曾在波斯长期居留 。所信奉的犹太教初称天竺教,俗称挑筋教。于金世宗大定三年(1163)始建清真寺,由掌教(拉比)主持,敬拜上帝,不设偶像,诵读希伯来文圣经,每日3次礼拜 ,行割礼 ,遵奉安息日、赎罪日及住棚节、转经节等节期。教徒戴蓝色小帽,不食牛羊大腿窝的筋,禁食猪肉等,不与“外邦人”通婚。后受汉族文化影响,尊孔尊儒,热衷仕途,增设祖堂,祀奉祖先。明以后逐渐与外族通婚。至清末,其文化传统和宗教习俗已难以维系,与中国社会融为一体。到了近现代,他们作为侨居民族和宗教社团不复存在。

圣贤 编辑

一赐乐业教的圣贤是:阿耽(Adam,亚当)、女娲(Noe,诺亚)、阿无罗汉(Abraham,亚伯拉罕)以思哈戒(Issac,以撒)雅呵厥勿(Jacob,雅各)十二宗派子(先知)、默舍(Moise,摩西,乜摄)、阿呵联(Aaron,亚伦)、月速窝(Josue,约书亚)、蔼子剌(Ez-ra,以斯拉)。[2]

变迁 编辑

在中国,犹太民族是一个鲜为人知但又确实存在的民族。20世纪以来,在敦煌和新疆的丹丹乌里克,都发现了有
1932,戴维·布朗(右一)与开封犹太人后裔 1932,戴维·布朗(右一)与开封犹太人后裔
关记载中国犹太人的希伯来文卷子。那犹太人是什么时候来中国的?根据开封犹太教汉文碑记载,分别有“周代”说(据现存于罗马的一通《重修清真寺碑记》(成于清康熙二年,一六六三年)的碑文拓片,早在周代就来到中国:“教起于天竺,周时始传于中州,建祠于大梁”);“汉代”说(据《重修清真寺碑记》碑阴铭文《尊崇道经寺记》(成于明正德七年,一五一二年)所载,开封犹太人“厥后原教自汉时入居中国”)等。此外还有“唐代”说和“宋代”说等。自明末天主教在华耶稣会利玛窦发现了开封犹太人之后,西方世界才知道中国从很早的年代就有定居的犹太聚落。而中国方面很长一段时间把他们称为“蓝帽回回”,以资与“白帽回回”的伊斯兰区别开来,开封犹太人则以宰杀牛羊时剔除脚筋而自称“挑筋教”(《创世纪》32:24-32记载:“有一个人来和雅各摔跤,直到黎明。那人见自己胜不过他,就将他的大腿窝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窝正在摔跤的时候就扭了……日头刚出来的时候,雅各经过毗努伊勒,他的大腿就瘸了。故此,以色列人不吃大腿窝的筋,直到今日,因为那人摸了雅各大腿窝的筋。故有此习俗)或者音译为“一赐乐业教”。在中国历代王朝“中外一体”的政策下,他们的宗教受到了尊重,尽管处境独立,仍延续了很长的时代。
关于开封犹太人的会堂和《圣经》方面,在开封犹太人教会堂或礼拜寺内,他们拥有“万岁牌”,以表示对皇帝的尊崇。在犹太教会堂的中央,摆有十一个漂亮而又高大的主教位,带有闪闪发光的刺绣品的“床褥”。每逢“主日”(即安息日,星期天)和重大节日时,他们便把摩西的《圣经》放在那里并诵读。他们的会堂坐西朝东,但是堂内既没有雕塑像,也没有画像。在会堂的至圣所中,共摆设有十三块会幕,在那里共有十三套摩西的《五经》,其中有十二卷是为了纪念一赐乐业(以色列)十二部族的,而纪念摩西的只有一卷。这些经文都写在卷或卷轴的特大幅羊皮纸上,经卷字迹工整清楚,惟有在希伯来文中有些错误。关于上帝的名字和礼拜式,开封的犹太人面向西方,向“天”、“上天”、“上帝”、“造万物者”和“万物主宰”跪拜。根据碑文记载,关于“God”,翻译为“天”的最多。这些挑筋教徒们,无论是犹太教徒还是塔木德教徒,都还严格遵守着《旧约》中的礼拜礼仪。他们自称从亚伯拉罕开始实行割礼。为纪念他们出埃及的恩泽,以及脚不沾水地渡红海,而盛行无酵节逾越节宰杀羊羔等习惯。
根据《重修清真寺碑记》所言,宋代的开封犹太人应该是相当活跃和兴旺的,否则在他们“进贡西洋布于宋”之后也不会惊动身处盛世的皇帝对一外来小族发出“归我中夏,遵守祖风,留遗汴梁”这样的敕令。这无疑是对开封犹太人的合法移民定居做出的最权威的背书。有了这道护身符,历史上一直被许多民族和国家驱赶追杀的犹太人,其感激涕零的心情不言而喻。元明两代,开封的犹太人逐步进入了汉民族的“主流”社会。致仕从官,经商为医,史有明文,不一而足。有了政治与经济上的实力,犹太人聚落才得以生存延续。
1163年(宋龙兴元年),开封犹太人在闹市区建起一座犹太会堂,元至元十六年重修。到了明代,开封犹太社团进入其鼎盛时期,已有500余户,约4000-5000人。他们的社会地位也在不断上升。当时开封犹太人中有经过科举之路进入朝廷或到州县当官的,有通过经商办实业而成为富商巨贾的,有技艺高超的工匠和勤劳致富的农夫,也有少数医师和职业神职人员。也就在这同时,他们不知不觉地同化于中国儒家文化的主流之中。他们参加科举制度下的考试,改希伯来姓名为汉人姓名,习用汉文汉语,开始与外族通婚,穿戴中国服饰,按照中国的习俗惯例待人接物处事,而本民族的传统习俗却逐渐淡化了。
1642年,(明天顺五年)黄河发水,淹没教堂,只有殿基尚存。但当时开封的犹太人实力尚可,踊跃捐输,“复备资财,起盖深邃,明金五彩妆成,焕然一新”,“外作穿廊,接连前殿,乃为永久之计”云云,弘治二年碑上的这些记述应不是夸大之辞。其后,据1663年的《重修清真寺碑记》所载,明末农民起义军李自成崇祯十五年(1642年)久攻开封城不下,乃决黄河水倒灌开封
1906年,两个开封犹太人后裔在石碑旁 1906年,两个开封犹太人后裔在石碑旁
城。使当时开封城中的几十万居民尽为鱼鳖,近三千人的犹太聚落毁于一旦。“汴没而寺因以废,寺废而经亦荡于洪波巨流之中。教众获北渡者仅二百余家,流离河朔。”黄河的一次天灾,一次人祸,尤其是后者,使开封的犹太人聚落大伤元气。尽管后来部份灾民返回家园,大部份散失的“脱拉”等经卷陆续修补(《重修清真寺碑记》碑文有“编序次第,纂成全经一部,方经数部,散经数十册。缮修已成,焕然一新”等记载),但与过去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开封犹太社团总人口已不到两千。许多开封犹太人便是从这时逐渐流散各地,近年来,远在云南和台湾都找到了零星的犹太后裔。而对于犹太教义的理解,开封犹太人此时已经日渐浑沌。
从清代开始,朝廷采取了闭关锁国的政策,封闭了西北边疆和海路,中国的百姓与世界隔绝了,开封犹太人也失去了与西亚北非聚居地的联系。到了清朝末年,连年动乱,开封地处中原必是首当其冲。这时的问题已经不是如何持续教务,而是怎样求生存了。到了后期,散居在犹太教堂附近的贫苦犹太人甚至将教堂的屋瓦和表层地皮出售度日。
1850年,开封犹太人最后一位“拉比”去世;跟著,“脱拉”再接二连三地售与外人;到1914年,开封犹太教堂地产悉数卖给当地的安利甘教会。拉比的去世、“脱拉”的流失,教堂的出售,作为犹太宗教的有形代表:神文神职和神所都已不复存在。开封犹太人已经多年没有拉比,不能读希伯来语,宗教仪式也已停止。也就在这前后,西方传教士们“发现”了开封犹太人后裔,并随即在欧美掀起了一股研究开封犹太人的热潮。上海的犹太人也试图帮助开封犹太人后裔恢复犹太传统,但均未能成功。最终,开封犹太社团融入了中华民族的大家庭中。从这时起,开封可以大体上说:只有犹太人,而无犹太教。[1]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民族 宗教人物 宗教 历史书籍 历史